当前位置:主页 > 投资赚钱 >

一个富二代在斐济做投资的故事分享

作者:慧鸿网络 发布时间:2016-06-20 21:56:04 阅读:

一个富二代在斐济做投资的故事分享,经过10多个小时的航班加上4小时时差,到达斐济,从矮矮小小的机场里出来,边宇对斐济的第一印象——“贫穷,但真的很美。”

富二代
一个富二代在斐济做投资的故事分享

在斐济土著招待贵宾的酒名为卡瓦酒,虽然叫作酒,其本身并不含任何酒精。

边宇是个有想法的富二代。

今年才31岁的边宇,已经有三任总经理的资历,曾经成功拯救过他父亲边建光都准备放弃的公司,也曾经为追回3亿元外债,大胆许诺高额奖金给下属,一个月就收回一亿多元。

这一举措,他的父亲吃惊不已。尤其是他的父亲还是“中国民营企业500强”浙江天洁集团的创始人。

7月中旬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遇见边宇时,他刚从斐济回来。正是因为边宇的突出业绩,父亲4年前命他挂帅斐济项目。

这是他在成功运作3个公司后,再次独立运作的最大项目。按照规划,斐济水泥厂的总投资要超过3.5亿元。

在边宇的办公室,背后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斐济首都苏瓦局部地图。他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介绍苏瓦的布局:“这是商业区,这是码头,这是我们的宿舍……”

毕竟年轻,有些骄傲是藏不住的:“这个投资做得挺好的。”他呵呵一笑,“硬要我说什么大的问题,我也说不出来。”

总理饭局

父子二人与斐济总理吃了一顿晚饭,总理对边宇拍胸脯说:“你们若是来了,我会全力以赴支持你们”。经调研,边宇决定到斐济建个水泥厂

边宇去斐济建水泥工厂,源自一个饭局。

2010年,上海世博会期间,通过一个朋友介绍,边宇和他父亲与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夫妇吃了一顿晚饭。当时中国驻斐济大使韩志强一同作陪。

饭桌上,有两个人力荐他们去斐济经商。一个是韩志强。他对边宇父子说:“我在斐济待了很多年,对斐济的印象很好。”这一句话,就让边宇对陌生的斐济有了些许的憧憬。

第二个便是斐济总理。他对边宇拍胸脯说:“你们若是来了,我会全力以赴支持你们。”

“那时候我对斐济完全不了解,只知道它是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。”边宇笑说:“但是那顿饭吃下来,心里面就觉得这事靠谱。”

边宇觉得靠谱,原因之一是因为水泥行业在斐济有巨大市场空间。

据他了解,斐济当地只有一家规模很小的水泥粉磨厂,熟料全靠进口,出产的水泥价格每吨高达1200元。而且斐济的建筑工程近年来发展很快,老百姓都想提升住房质量。建个水泥厂,不仅于民有利,而且还可能成为总理的“政绩工程”。

另一点,是斐济优良的投资环境。几年前,边宇在刚果投资过一个铜冶炼项目。一年后败北,原因就是“国家太乱”、“连个螺丝都要几美元”。边宇苦笑说:“本来赚翻天的项目,都毁在政治环境上。”

但斐济总理的饭局一来,边宇动了心。有大使“帮腔”,总理“拍胸脯”,市场前景又广阔,还有什么犹豫的?

他开始接手这个项目——查资料、写申请报告、组建团队。2010年末,应斐济政府邀约,边宇第一次到斐济考察。

经过10多个小时的航班加上4小时时差,边宇到达斐济的苏瓦国际机场。从矮矮小小的机场里出来,边宇对斐济的第一印象——“贫穷,但真的很美。”

换地风波

建水泥厂,选址很重要。一开始,边宇挑中了毗邻海滨的一块土地。打地基时,问题就来了,“该地段地质只适合轻结构的厂房”,尽管前期已投入200多万斐济币,也不得不“挑了第二块位于拉米镇一座大山脚下的土地”

让边宇喜出望外的是,到了斐济之后,他享受的简直是“国宾级待遇”。

斐济总理亲自把他接到政府洽谈,相关政府部门也热情作陪。“只要和水泥厂相关的,基本上一路开绿灯。”边宇说。

不久,斐济政府还和边宇签订了优惠条款,包括5年免税期、低价土地租金、利润及红利自由转移国外等。

建水泥厂的头等大事,就是挑一块质量上乘的土地。在边宇看来,水泥厂的土地最好位置隐蔽,交通便利,靠近码头是上上之选。

斐济土地部的官员一听,立刻行动。他们抱来所有政府拥有的土地资料,摊在桌子上让边宇挑选,把边宇乐坏了。

经过周详考虑,边宇挑中了毗邻海滨的一块土地。在他看来,这块地相邻一条河流的出海口,码头就在旁边,无论是运输还是开采都有得天独厚的条件。

选好土地,边宇马不停蹄地组建工程队开工。除了从天洁带去的“老人马”,边宇还从当地聘了20来个斐济工人,担任司机等职务。

谁知道才一打桩,问题就来了。

“我挑选的海滨地,打到五六十米的时候还是松软的沙层。”边宇说:“这样的地质只适合轻结构的厂房,对重型设备而言风险太大。”工人问边宇还要不要往下打。边宇很为难。如果放弃,则意味着200多万斐济币可能要“白搭”。但是再一想,时间也是金钱,胶着没有好处。他折回总理办公室,又挑了第二块位于拉米镇一座大山脚下的土地。

边宇本以为这次是百分百保险,谁知一打桩,还是沙土。“我当时心都凉了。”他说。

边宇深知,再换址,成本开支吃不消。他只好赌一把,换个地方打桩。幸好这次没问题——原来山脚下的岩石层构造不太规则,只要找到合适的打桩点就可以。总算舒一口气。

塞翁失马。边宇很快发现这块土地边上的大山拥有大量水泥辅料的重要材料——火山灰。这就意味着他不必另花重金购买,只要拿铲子挖挖就行。

土著公关

斐济八成以上的土地都掌握在当地土著人的手中,边宇起初出于礼貌和现实需要,与当地土著打交道。久而久之,“真的很喜欢他们的淳朴”

但他还来不及高兴,问题又来了。

斐济80%以上的土地都掌握在当地土著人的手中。要开发他们的土地,或是在他们土地周边“搞活动”,都要征得他们同意。

边宇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之前有不少外来投资者,因为和土著人关系搞不好,都被轰了回去,他告诫自己,不能重蹈覆辙。

一开始,边宇派了几个下属“拜访”土著人寨子。一来二去,规矩摸清了,他干脆自己上阵。

他常常备几瓶红酒,买一点当地的树根(传统礼品)过去。进了寨子,先分发礼物,然后坐下来和酋长、村干部一起喝酒。

“一般酋长在中间,村干部站在两旁。我把项目的情况告诉他们,尤其是项目完成后对村子有何回报。接着,村长就会欢迎我,拿出当地的卡瓦酒让我喝。”

卡瓦酒在南太平洋群岛斐济、萨摩亚、汤加、瓦努阿图等国家有着悠久的历史,卡瓦酒的传说也神乎其神,斐济人把卡瓦酒盛在椰子壳中,似同甘露,并定为国饮。

卡瓦酒虽然叫作酒,其本身并不含任何酒精,与其他的卡瓦葡萄酒根本不相干。卡瓦酒是用产于南太平洋群岛(斐济、瓦努阿图等地)的一种卡瓦胡椒,取根部磨碎成粉用水调制而成的。

听上去很有意思,但边宇并不喜欢这种酒。在他看来,卡瓦酒其实就是树根碾碎后泡的凉水。

“这水又凉,也不好喝,尤其是一喝就是5、6个小时。”边宇说,虽然有时候受不了,但他没有表露一丝厌烦,“刚开始也许出于礼貌和现实需要,但后来真的很喜欢他们的淳朴。”

这种淳朴,还表现在当地人对喝酒仪式的虔诚上。卡瓦酒仪式是一种高规格礼节,饮用卡瓦酒是有一定仪式的,客人要以双手击掌三下,接过椰子壳,一饮而尽,然后将空壳还给主人,再击掌三下以示程序完成。

这种仪式在斐济部落中是最高礼节的象征,外交使节、迎接贵宾、重大庆典、欢庆节日、婚礼等重大场合都少不了它。

边宇是投资商,也是当地贵客,当然也少不了这个仪式。“他们先端上一大碗卡瓦酒,一人舀一勺。到我,我也舀一勺,喝下去,鼓两掌,说一声布拉(谢谢),村长就很高兴,说欢迎欢迎。”

有时候喝完酒,边宇还被他们拽起来跳舞。身材高大的边宇遇到这种时候就窘迫,或者靠给小孩发糖糊弄过去。到后来,边宇被村民的热情淳朴感染,也会手舞足蹈一番。

边宇说,这就是不同文化的交流。所谓公关土著,并不是国人想象的请客送礼,淳朴的土著人很高兴看到来自文化大国的中国人,对他们文化的尊敬和好感。“所以做这些事虽然辛苦,但时间长了,别有一番乐趣。”

关键词: 富二代

赞助商广告推荐

赞助商广告

快乐赚